准妈妈最美丽——记朝阳区经普办业务组范昕欣

  10月2日,“十一”长假的第二天,朝阳区经普办业务组范昕欣没有在家休息,她像往常一样,来到单位上班了。10月底,本是范昕欣的预产期,就在2天前的9月30日,节前最后一天,范昕欣向领导提交了歇假报告,在家休假备产。但是,经普鏖战正酣,全区43个街乡每天都在产生普查数据,范昕欣人在家里,心在单位,她惦记着基层单位的清查进度,心里想着让组里其他同事多休息一天, 一大早,她就从通州家里赶到位于市区的单位,查进度、整理资料、与街乡沟通、指导,忙得不亦乐乎。

  范昕欣从未把自己当孕妇看待。6月底,身怀六甲的范昕欣来到区经普办业务组。经济普查时间紧、任务重,每项业务都“卡点”来,循着“裉节”走,正常人尚且吃不消,这么重的活儿,搁在一名孕妇身上,能行吗?能!范昕欣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诠释了“孕妇——女汉子”的双重身份,让领导和同事打消了顾虑,有的同事说,哪里有什么女汉子,范昕欣分明就是一条汉子。

  今年的夏天特别热,四经普的三场业务培训分别在7月31日、8月6日、8月8日举行,每期2—3天不等,还需要驻会。此时,正值伏天,高温炙烤,热浪袭人。大家劝范昕欣不要去了,范昕欣却说:“业务培训是第一关,负担着指导基层街乡的责任,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,是关系到全区普查质量的大事,我怎么能不去呢。” 不仅如此,范昕欣忘记了自己是孕妇,她还驾驶私家车,当起了专职司机。怀胎六月,腰身增大,本应享受“坐车”待遇的她,每天开着车,载着同事,奔走于蟹岛、顺义以及市局的培训会场,驾驶室逼仄的空间使得她行动非常不便,但范昕欣全然不顾,能够为大家提供方便,范昕欣感到非常欣慰。

  培训中,范昕欣认真学习《清查工作手册》,仔细研究每个填报指标,反复翻看《国民经济行业分类注释》,熟悉一切经济活动名称和代码,站在一线普查员的角度分析难点、重点,整理甄别易错指标,重点掌握能源产品生产、能源商品经销两项业务活动的区别及具体填报要求,以扎实的业务功底为街乡提供优质的服务。她还参加市局举办的PAD电子终端操作培训,回来后,手把手指导街乡经普办人员掌握技术要领,从程序安装、实际操作,到上报清查表,一步一讲解,一步一示范,直到对方学会为止。

  本次四经普,朝阳区的单位清查数量将近40万个,居全市第一。7月下旬,为在规定期限内完成清查底册核对任务,朝阳区启动了“加班加点”模式,全区所有经普工作人员每天都要加班加点,进行行政记录的核对、分匹、交换工作。这活儿又累、又紧、又要拉晚,根本不适合范昕欣这样的孕妇。但范昕欣没有向领导提出丝毫“照顾”的请求,她与业务组其他人员一样,编组包片,负责6万余户单位的底册核对工作。炎炎夏日,大家挥汗如雨,办公室里的空调由于疲累进入了“半罢工”状态,范昕欣全然忘记了自己是一名孕妇,每天用肉眼盯着电脑屏幕,随着成千上万个数据的跳动、挪移,一遍遍刷屏,无数次甄别。往往,大家一忙起来,就忘记了时间,忘记了吃饭,经常是一抬头,哇!已经夜里9:30了!范昕欣孕育的小生命此时向妈妈发出了“饿”的抗议。范昕欣每天都要点一份外卖,应付腹内小生命的召唤。连续多日的加班,范昕欣一天不拉,除去产检以外,从未请过假。不仅不请假,范昕欣每天还早来晚走,晚上坚持最后一个离开单位。领导不放心,晚上加班时,经常嘱她提前回家。范昕欣却说:“我刚叫完外卖,等着也是等着,不如在这儿多干会儿,你们先走吧。”

  9月30日,是“十一”长假之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。这一天,范昕欣向领导提出了国庆之后休假的申请。这一天,范昕欣给自己加了码,工作量比每天都大。根据自己分管的业务范围,范昕欣将“工业及能源”数据平台上的资料进行了整理归纳,这些资料囊括43个街乡上报的有关工业能源方面的所有数据。她将其中的错误一一筛选出来,分门别类予以归纳整理。对“经营活动语言不详细”的信息,她以单位名称、主要业务活动为根据,一条一条进行核对,厘清工业、商业、服务业等概念,界定生产、销售等归属行为,为后续业务环节扫清障碍,提高工作效率。

  “十一”期间,当大家沉浸在探亲访友、旅游观光的惬意中时,当人们尽情享受七天长假带来的快乐的时候,范昕欣又来到了岗位,继续着自己的经普工作。她,把普查当成了事业;她,是最美的准妈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