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查三剑客——记朝阳区将台乡将府社区李岩、程燕、胡建民

  李岩、程燕、胡建民是朝阳区将台乡将府社区的工作人员,平时,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分管工作。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将李岩、程燕、胡建民“整合”到了一起,三个人分别担任普查指导员、普查员、陪调员。此三人工作中各司其职,方法上各有千秋,被大家形象地比喻为“普查三剑客”。

  小姑娘挑大梁——李岩  李岩今年24岁,是将府社区最年轻的小姑娘。别看年龄小,李岩普查经历可谓“老”。自2015年大学毕业来到将府社区,李岩先后参与过3次全国人口抽样调查、1次全国农业普查,积累了一定工作经验。四经普中,李岩担任普查指导员,挑起了将府社区的经普大梁。“多说一句话,把抽屉里的单位摸上来”是李岩的工作特色。单位清查中,每走访一家单位,李岩都坚持“多问一句”,力争不漏单位。北京明雍投资有限公司登记时,只申报了滨河大厦202号商住两用楼宇中的经营单位。根据以往经验,李岩感觉不止于此。她反复询问“还有没有其他注册单位”,并阐明瞒报漏报的危害,单位负责人被李岩的诚恳所打动,将其名下其他4家单位的营业执照展示出来,愉快地配合普查员完成登记工作。李岩毕业于北京联合大学工商管理专业,“单位清查表”审核中,她的统计知识、财会知识派上了用场。将府普查区300余家调查对象的“单位清查表”,李岩坚持逐表、逐指标地审查核实。相对于建筑物名称、单位注册地址、经营地址、主要业务活动及行业划分等重点指标,李岩给每张清查表都下一张“诊断书”,找出“病灶”,并反馈填表人。对于共性错误,她组织大家“集体再培训”,对于个别错误,她则单独“开小灶”,保证每条信息准确无误。

  密电码留痕迹——程燕  程燕是一名新社工,今年7月刚刚入职,分管社区民政工作。对于经济普查来说,程燕就是一张白纸。“一张白纸好做画”,这是接受工作时,程燕对社区领导表的态。入职伊始,程燕还没有从新岗位的了解、熟悉中醒过“闷儿”来,经过几场高强度的经普培训,程燕便背上普查员的背包,干上了走街串巷的单位清查工作。程燕是个有心人,“地毯式”扫楼的辛苦自不待说,程燕自制一本“密电码”,坚持做到每天工作留痕、每件事情有迹、每个单位有色。她的“密电码”中,有粉红、湖蓝二种颜色,圆圈、三角、五角星等8种符号,分别代表调查对象的不同状态,及清查指标的推进程度。粉红色表示“表已收回”;湖蓝色表示已与对方取得联系,对方要求查看证件、验证文件真伪;“√”显示此单位不在行政记录当中,系扫楼中发现的“新增单位”;“╳”表示查找不到,符号后附注已经使用过的查找方式及查找次数;“☆”表示已与对方约好上门时间,日期、时间明确在目;“◎”表示对方爽约,一个圆圈代表爽约一次、二个二次、三个三次,以此类推;“……”表示对方电话号码有误,己方通过电子邮箱等网络手段与其联系,现正等待回音……除此之外,还有“文字”标注。“问一下”,提醒入户填表时,不仅需要记录营业执照上注明的开业时间,还要询问“具体开业时间”;“拍照”,表示受访单位未提交营业执照副本,但是上交了现场拍照的“营业执照”照片……近百家单位经此梳理,程燕的单位清查干得井井有条、有声有色,完全不像新人,俨然一把老手。

  社区通显威力——胡建民  胡建民是将府社区的城管协管员,此次四经普被聘为陪调员,单位清查中,协助普查员入户调查。普查难,难就难在入户上。可是,这个“难”字,在胡建民身上,逃遁得无影无踪。胡建民在将府社区工作十年了,十年间,随着城管工作的纵深开展,门店检查、消防检查、网格检查……胡建民走遍了辖区的每一条道路,访遍了普查区的单位及居民住户,大家尊称胡建民为“社区通”。将府普查区底商较多,入户时,只要“胡哥”一出现,商户的态度百分之百“多云转晴”;物业公司在单位清查中的作用非同小可,胡建民亲自出面,与辖区滨河、将府、卡布奇诺三家物业公司负责人接洽商谈,得到对方的大力协助;部分注册不经营单位、老旧居民区注册单位、孵化器单位……胡建民循着蛛丝马迹,千方百计与其取得联系,约好上门时间,一个单位一个单位查找、一家一户的登记……因为胡建民是“社区通”,所以胡建民就特别累。将府普查区8个普查小组,哪个普查组遇见难事,都喊“胡哥”跟着去;哪个普查员身体有恙或者家中有事,胡建民就顶替在哪里;调查对象约在晚上登记,胡建民准时履约,尽管有时对方爽约!遇见爽约的,胡建民就约下一次、再下一次……

  8月22日,清查入户已持续一周,连日的高强度调查累得55岁的胡建民腰酸背痛,将近下午四点,胡建民感觉再也走不动了,他向搭档李岩提出“休息一会儿”,李岩却说:“再坚持一会儿吧,这幢楼就剩这几家了,查完这几家再休息吧!”生生把胡建民怼了回去……